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渐进之路

我曾经和许多同志一样,对数字化转型充满困惑:展望未来,似乎有无限的发展空间;面对现实,却往往感到寸步难行。理论上似乎指明了方向,具体到实践上却是迷茫的。 

哲学老师常说:“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”。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:理论告诉我们未来是怎样的,却往往指在了实践的延长线上;但实践者的路却要一步步地走、不能沿着理论指引的方向直线式前进。技术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具体的困难。历史进程中的一粒尘埃落到每个具体工作上,都可能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。理论可以给实践者增强信心,但现实的每一步怎么走,却是实践者自己要解决的问题。 

实践者感觉到的困惑,本质上是技术先进性与经济可行性往往并不统一。我经常谈到“不食肉糜”的故事:从技术角度讲,肉糜比粮食更有营养;而从经济角度讲,没有粮食吃的人更没有肉吃。在具体的场景中,先进技术在经济上未必合理。先进技术往往更适合发达国家、高端企业、特殊场景,并不一定适合多数中国企业。对此,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叫花子对御厨没有需求”。理想和现实之间,往往隔着遥远的时空距离。这个距离,让“知”和“行”难以合一。 笔者意识到:要做到知行合一,往往要走一条渐进的道路。 渐进的道路意味着依托企业自己具体的条件,从业务问题出发、从影响经济性的短板入手。常见的问题是从各种管理问题入手、从推进标准化入手、从推动质量改善和成本降低入手。也就是说,先从业务上找到问题,再去考虑如何解决问题、如何用数字化手段更好地解决问题。渐进的道路不太关心先进企业现在做什么,而愿意学习先进企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。这就好比,我们不要模仿“首富”现在如何生活,而是看“首富”贫穷时是如何奋斗的。 渐进道路能够顺应国家和社会的发展。社会的变化会企业的内外部环境带来巨大的影响。改革开放40年,我国的经济社会处在一个伟大的转折点上。这个转折点,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、市场对质量的要求会不断升高,进而会迫使企业提高自动化水平、质量要求,迫使企业改变业务重点。而这些因素,都是数字化转型的基础。基础不同,做法就不一样了。社会在发展,企业的外部环境就不断变化。渐进发展的道路,意味着顺应经济社会的条件和要求,既不要落后于时代,也不必追求一步到位。 渐进的道路符合技术发展的规律。我们发现:在技术创新的过程中,绝大多数的技术进步都是符合渐进发展逻辑的。因为技术进步往往需要顺应外部条件的变化,而外部条件往往是逐渐变化的。对企业来说,处置风险是创新过程最本质的问题之一,而渐进的做法可以有效地化解风险。渐进发展的意义很大。现在的高科技成果,都是持续进步的结果。我国经常落入“引进、落后,再引进,再落后”的怪圈,在很多高科技领域被国外卡脖子,本质上是因为持续进步的速度比国外慢。 我们最终意识到:在现在工业中,数字化技术的一个重要的作用,恰恰就是支持企业的持续改进。在数字化时代,持续改进的手段和方法完全不一样了,效率和结果也将完全不同。对大企业来说,用数字化技术支持持续改进,应该有战略性的思考。路要一步步地走,但不能想一步、走一步。在我看来,平台、5G等众多技术,都是支撑持续改进的工具。有了这样的工具,大量的持续改进工作才能具备经济性。 渐进的道路并不容易走。 渐进的做法需要对现代工业有深刻的理解。要全面深入地理解管理、标准化和人性的特点;要深入理解技术应用场景和用户的需求;要理解工业人追求极限质量、成本和效率带来的影响;要理解技术推进过程中的麻烦和困难。现实中,这些麻烦和困难是潜在的、容易被忽视的。需要深入理解现代工业、需要有实践经验,才能理解持续改进的方向和意义。 我国的企业和技术人员普遍缺乏技术创新的经验,对技术创新中的困难理解不深、目标制定的往往更加理想化。渐进的做法,往往需要放弃理想的目标、容忍缺陷的存在、必要时要放慢脚步,需要“两害之中取其轻”。缺乏工业企业创新工作经验的同志,很难接受和认同这类的做法。特别需要指出的是:我国学术界对数字化转型的话语权太大,而某些学术地位很高的“砖家”往往对现代工业缺乏理解、非常容易脱离实际。事实上,对“砖家误国”的担忧,是我写这本书的一个重要动力。


文章来源于蝈蝈创新随笔 ,作者郭朝晖